主页 > 发现企业 >前管理公司涉嫌滥用公款留手尾 新管委会变夹心人 >

前管理公司涉嫌滥用公款留手尾 新管委会变夹心人

前管理公司涉嫌滥用公款留手尾 新管委会变夹心人

避兰东雏菊组屋前管委会被指涉嫌滥用公款,拖欠土地税导致卖房屋主转名受阻,新管委会开始负责收拾烂摊子,无奈部分居民“一朝被蛇咬”信心缺缺,加上委员会成员公开炮轰新任管委会主席,导致该组屋管委会首次与居民对话会充满火药味。

居民对话会充满火药味

该组屋新届管委会于昨晚在建集华小礼堂,召开首次与居民的对话会,介绍新管理公司、汇报管理层账目,以及报告该组屋面对的种种问题。

管委会主席周祥兴指出,前管委会至今仍没有交出完整的财务报告,新管委会在部分资料中发现,前管理公司涉嫌滥用公款。

留下单据证明滥用公款

他说,前管委会在2011年至2013年向该组屋710户居民征收的所有费用,包括该区前任国会议员拿督卡立诺丁3万令吉的拨款,估计有72万9920令吉的公款没有清楚解释如何花费。

他透露,依据前管委会留下的单据,他们涉嫌滥用公款来作个人开销,包括在特易购(Tesco)的购物588令吉收据、35令吉用来购买手表、理发20令吉、每个月到新加坡的德士费约500令吉、以及管理人员每天的用餐费用,都算在公账内。

陈传平:2个月完成 助组屋重算地税

新山中区市议员陈传平表示,将与柔州大臣卡立诺丁华人事务官陈书北协助避兰东雏菊组屋所面对问题,包括要求有关单位重新计算地税,他承诺在2个月之内完成任务。

陈传平说,之前已与新管委会开过数次会议,他将履行市议员的责任,来协助居民解决问题,并确保新管委会按照条例行事。

他指出,除了发现前管委会涉嫌滥用公款、没有交接财务报告,亦发现证据显示,前管委会有一项5万6000令吉的现款“在手”,而不是在银行户头里,有违条例。

他表示,关于该组屋拖欠地税导致部分卖房屋主无法转名,他指出该组屋属于中廉价等级,每年估计只需缴付逾1万令吉地税,数据指该组屋3年来拖欠逾14万令吉属不合理,估计是计算错误。

新管委会户头无分文

他呼吁,解决问题赖于居民的合作,新的管委会银行户头至今没有一分钱,若居民不缴管理费,管委会无法运作,到最后组屋荒废只会落得贬值的下场。

另外,他表示已向陈书北确认,卡立诺丁过去确实有拨出3万令吉援助金给予旧的管委会,他会将报告提呈予州政府,要求调查该笔款项用在何处。

他建议管委会报警让警方介入调查,同时将案件带入法庭,由法庭去判决,以便向旧管委会追讨被滥用的公款。

水务局与国能户头 在前主席一人名下

周祥兴说,新管委会也发现,组屋在水务局与国能的户头注册,是在前管委会主席莫哈末巴希一个人的名下,而不是以组织的名义去申请,如此做法亦不合法。

“此外,前管委会所开出的支票只需一个人签名,根据条例任何以组织登记开设的银行户头,必须超过一人签名才可提款。”

他表示,在揭发前管委会种种不义行为后,新管委会已报警处理,并获得新山中区市议会所发出的信件,关闭旧有银行户头,重新开设新户头,遵守条例行事。

出席对话会的包括避兰东新村村长陈珊珊、新山中区市议员陈传平、烈光镇胡姬组屋居委会顾问林国泰、新管理公司代表,以及逾50名居民。

新管委会内讧 委员炮轰主席

避兰东雏菊组屋老问题尚未解决,新管委会又出现内讧,委员之一于对话会上炮轰新主席,并要求重选管委会。

管委会委员之一陈凌维(33岁,罗里司机)在对话会上频频开炮,表态不再给予新主席支持。他说,管委会找来管理公司,每个月需要7000令吉管理费,费用过于高昂令人负担不起。

“组屋水槽漏水,管理公司表示一个水槽维修费需要400令吉至500令吉,我们已经付了他们管理费,为何还要再给维修费?”

他透露,管理公司不允许他与另外一名巫裔委员进入办公室,也不让两人查看账目。

组屋居民有权利检查管委会账目,反而身为委员却不能。

另外,来自B座居民妮马拉(37岁,书记)发问,何时可以得到管委会的官方文件,让她办理卖房转名手续?

住户吴秀琼(45岁,家庭主妇)表示,该组屋7年来都没电话线,造成许多不便。

陈传平回应,居民需要给予新管委会信心与时间来处理过去遗留下来的问题,他们是合法的管委会,若是不满可以通过会员大会提出问题。

前主席:指控皆诽谤 “新管委会破坏名誉”

记者尝试联络前管委会主席莫哈末巴希,他表示有关指控都是诽谤,并指新管委会企图破坏他名誉。

他说,本身手机一直处于开机状态,惟新管委会主席周祥兴没有与他联系。

“之前我要关闭旧的银行户头,可是新的管委会不接受,我也不晓得什幺原因。”

对于新管委会的说法,莫哈末巴希表示将会报警处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