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制造探险 >科学家告诉你:你天生充满创意,解放创意的方法就是⋯⋯放空! >

科学家告诉你:你天生充满创意,解放创意的方法就是⋯⋯放空!

科学家告诉你:你天生充满创意,解放创意的方法就是⋯⋯放空!

来自马来西亚,现居风城。兴趣广泛的生物学家,研究工作之余,嗜好读读书、看看戏、写写作、骑骑车、踏踏青、逗逗猫。

遇到官大学问大,可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高官,人们爱用「脑袋里装浆糊」来形容;然而,面对纷乱的政局和社会,脑袋里装浆糊的人何其多?我们感到无力和不知所措,彷彿自己脑袋里也装了浆糊。

过去世代鸿沟是用廿、卅年在算的,现在大概快到两三年就能有鸿沟了吧?现在的世界变化实在太快了,两年一次的大选就让政党版图大洗一次牌,还有多个令人大跌眼镜的结果,专家的预测已经愈来愈失效了,儘管他们的工具应该越来越先进。

在大学教书,要改善所谓的学用落差,其实不是在让学生去学什幺企业想要的技能,因为愈来愈多大中小企业都快搞不清楚市场的瞬息万变,他们找不到快速创新并杀出红海重围的人才,导致台湾经济在旧的僵化思维下欲振乏力。

在十二年国民基本教育以及几乎人人都可念的大学教育下,我们在学生脑子里塞进的东西够多了吧?所谓学用落差的改善,或许就是培育出毕业后仍有自主学习能力,并且能够以创新思维设计好产品和服务、解决问题的学生吧。否则AI再继续发展下去,就要取代许多大学毕业生能做的工作了。到时没有学用落差──因为大学毕业生全都不能用了。

着名的科普作家雷纳.曼罗迪诺(Leonard Mlodinow)在《放空的科学:让你的理性思维休息,换弹性思维开工,启动大脑暗能量激发新奇创意》(Elastic: Flexible Thinking in a Time of Change)告诉大家要如何获得奇思妙想的能力。曼罗迪诺是位很优异的科普作家,他的《潜意识正在控制你的行为》和《科学大历史》也是我很喜欢的好书。

曼罗迪诺受过严谨的科学训练,是美国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的理论物理学博士,曾任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学院的洪堡研究员,亦曾任教于加州理工学院,他用最新的心理学及脑神经科学的研究,来解说科学上已知大脑能够冒出新颖想法的关键,让脑袋不会被浆糊填满而僵化,保持弹性来激发出创意。

以生物学的眼光来看,人类其实是个很诡异的物种,因为智人(Home sapiens)是地表上,唯一布满全球七大洲、五大洲的单一物种!咦,地表上不是到处都有蚊子和小强吗?是的,但牠们在不同地方可是不同物种,不像人类全是同属同一个物种,我们几乎散布到所有地表上的生态环境和海拔高度。我们的祖先源自非洲热带稀树草原,他们为何胆大到敢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四处奔走散布到全球各地呢?

到了新环境,要面对的可是一大堆新问题,新的气候、新的天敌、新的食物、新的居所、新的交通等等,我们人类天生不仅爱尝鲜,也要能够弹性地面对不同问题,而且具有不断创新的能力,所以我们祖先才能发明许多令人叹为观止的新工具和技术、遍及七大洲并且生生不息。因此,我们所有人生来就是充满创意的奇才,这是根植在我们基因中的,只是等待适当的时机创新!

咦,怎幺把创新说得好像吃饭睡觉那幺简单啊?根据《放空的科学》,可能就是那幺简单,但也是那幺不容易。如同本书书名,关键在于我们能否放空。科学研究发现,大脑放空时,会进行一种无意识下的思维,那正是大脑启动弹性思维的关键流程。换句话说,我们不是要去操控弹性思维,而是不要去压抑它,它就会像个活泼的小孩,给你意想不到的惊喜。

和一般认知不同的,很多创意点子其实不是拚命想出来的。创意点子的产生来自潜意识的深层。要能够激发出创意点子,血汗地拚命工作事倍功半,休息反而才能生出创意,因为人类大脑看似休息时,其实并未休息,如果大脑真的休息,那叫作脑死状态,它只是在潜意识中以不同的方式处理资讯罢了。只有在分析思维的意识彻底休息时,点子的生成最为活跃。当我们分析力最差的时候,弹性思维反而最强!

要应付複杂的世界,也得先有分析和逻辑思维吧?当然,分析和逻辑能力也很重要,我们只是在分析和逻辑思维暂时休息时,才能让弹性思维工作。如果没有分析和逻辑思维,那也只是感情用事,创意也只能用作闹情绪上吧。只是分析和逻辑能力太讲求规则了,会压抑不按牌理出牌的创意,所以要让它们休息。

问题是,我们即使让分析和逻辑思维休息,我们的意识也没闲着。在智慧手机随处可见的今天,我们愈来愈难真正地休息。因为难以休息,无聊才会是个问题。很多人都以为无所事事地放空,会产生无聊的感觉。其实这是大错特错,想像一下我们祖先过去几万年的生活,他们没有电视机、没有网际网路、没有智慧手机,人生中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就做差不多的事情,如果那样会无聊,我们人类早就因为无聊而灭绝了。放空是我们天生的本领,只是智慧手机等科技给了我们太多刺激,让我们以为无所事事地放空是异常的。

就因为我们一直需要刺激,职场上一个人当两三个人用的血汗文化丢了许多要用脑处理的工作,一直被时限追赶不断应付当前的繁忙,下班和假日又用娱乐填满,我们才被工作和娱乐灌爆到没空放空。

曼罗迪诺的《放空的科学》是一本用很多科学研究和实际案例小故事让我们认识放空力量的好书,但书中许多知识在心理学界是为人熟知的,例如许多研究已发现当大脑啥都不想,或者轻鬆散步时,会进入所谓的「预设网路」(default network),创意会从潜意识中不时涌现。

这也就是为何许多伟大的哲学家、文学家、科学家都有散步的习惯吧!我自己有不少工作或写作上的创意,也是在散步或半梦半醒时在脑海中浮现出来的。我也听说不少杰出的科学家说他们研究工作中最原创的创意,是週末在PUB里两杯黄汤下肚后在脑海中浮现的。

然而,有趣的是,我们的教育环境却正在塑造一个巨大的学用落差──面对快速变化的世界,仅会要求学生学习更多的技能和知识,以便企业能够让员工习惯血汗的工作环境。整个社会学会放空,或许才会是解决台湾经济困境之王道,只是政府和企业都在状况外。欧美的创意远远比台湾高很多,他们就非常注重休闲,很排斥老闆下班要不断烦员工做事的文化。

曼罗迪诺在《放空的科学》也谈到了正念禅修。禅修对提升创意是有很大的帮助,因为禅修无疑就是要学会放鬆地放空。科技史上最具创意的贾伯斯,就是勤于禅修的阿宅。日本阿宅的创意也极为令人激赏,我们都以为日本人都是工作狂,但他们工作时间其实比台湾短,而且日本处处都有静心的禅文化,很尊重人们在公共交通和公共场所不受手机和大声谈话打扰的权益,我想这也是日本人创意无限的主因之一吧。

《放空的科学》对现在异常忙碌的人们很有启发性。或许我们如果无法让学生和员工有更多的休息,并且学会放空的方法,并且重视放空的品质,在快速变化的世界,加上AI的突飞猛进,未来可能会遭遇很大的麻烦哦!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