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型 >新闻E论坛:基于对新闻价值的肯定,我们成为同路人 >

新闻E论坛:基于对新闻价值的肯定,我们成为同路人

新闻E论坛:基于对新闻价值的肯定,我们成为同路人

二○一四年三月十八日晚间,发生了台湾史上第一次人民占领立法院事件;三名台大新闻所学生,即刻利用身边的手机与电脑报导现场,尔后临时号召组成一个颇具规模的採访团队。当一个準新闻从业者遇到这样的事件时,是如何看待自身角色,并採取行动?又是什幺,让一群準新闻从业者,选择「记者」这个身分位置?不是站在后边观看、也不是往前冲,而是试图在冲突之中站稳脚步,平心静气地做一个报导者?

在「台大新闻 E 论坛」成立之初,每个记者加入报导团队的动机各有不同,也许从一开始就抱持着报导者的心情记录;也许是想争取诠释权,发挥影响力而来报导;也许是想拉开距离,从社运者转为报导者;也许是从围观者到报导者,单纯希望透过报导,来影响身边亲友的想法。原因林林总总,但最终,我们基于对新闻价值的肯定而成为同路人。

新闻写作,时常落入非黑即白的陷阱,也许是为了使读者容易进入情境,抑或者那是书写者理解与表达的最短途径。就如资深媒体人赛谬尔‧弗里德曼(Samuel Freedman)曾说:「把报导个体简化为要幺是罪犯,要幺是受害者,就好像我们的读者无法分辨灰色调,凡事非黑即白一样。」在我们接受的新闻传播教育里,相关反思论述时有所闻,对我们并不陌生,但实际面对新闻处理的有限篇幅时,必要的断章取义却也让我们明白,拒绝贴标籤的写作方式,有时并不是那幺容易。

「台大新闻 E 论坛」採访团队的初始动机,就是想要藉由採访,呈现在场参与者的想法,拼凑出一个较贴近事实、属于大众对于这场运动的样貌。反黑箱服贸运动的参与者相当异质,我们在现场看见了各式各样的人,有学生、不同职业的上班族、社运人士、退休的阿公阿嬷、外国籍人士⋯⋯比例高低不一,但绝不是「暴民」一词可以概括的。台大新闻所蒋宜婷说:「当我走在济南路上,目光常常在不同的面孔上逗留,想像他们走出来的挣扎跟艰难,对我而言,社会运动参与者永远不是那幺容易被简化成被煽动而毫不思考代价。」

今天走上街头的这些人,一定都捨弃了原先生活中的某些部分。而促使他们如此选择的原因,就是我们最想知道的事情,这就是最初「百人大告白」採访预设的人物特写角度。我们想要在新闻中忠实呈现我们在现场所看见的、所听到的、所感觉到的。我们想做最诚实的一双眼睛,把多采多姿的世界交给阅听人,努力将这些转化成具传播价值的内容,然后把理解和判断的权力留给读者,这是我们尝试努力的方向。

事件发生当下,透过同学的即时转播,其他守在电脑前以及立法院围墙上的台大新闻所同学,几乎是无时差地接收到场内资讯。然而,隔日看见媒体对此运动的诠释,感到与现场事实有所落差,于是展开对话──究竟台大新闻所在这个重大事件上可以做什幺?希望能替这个事件尽一份心力。经过热烈讨论之后,大家决定让所学有用武之地,便成立採访小组进行分工合作,产出一篇篇报导。

第一天就视自己为记者,在场内以脸书做为媒介进行即时报导的筱婷,回顾这段经历时说:「刚开始冲进门的时候,我就选择拿起手机拍,后来才知道那是一个选择,这个你要说是新闻 Sense 吗?我想任何一个新闻系学生都会做同样的事情。我想的是,如果这个时代确实如大家所说,个人也是媒体、网路可以帮助散播真相,那幺我是真心希望透过一己之力为这次事件留下些什幺。」同行的嘉轩,也因当晚报导意外在网路上获得不少反馈,而受到激励,嘉轩回忆起当时的心情说:「一开始做的东西被注意到,给我很大的鼓励,感受到身为学生记者的价值,也觉得似乎可以为台湾做点什幺。」

彦瑜是由参与者转变为报导者。成为报导者之后,彦瑜有意识地与运动保持一段距离,即便是面对从前的伙伴也是如此,「是为了避免让自己被影响,太靠近就会陷入这些东西当中,因为相对的,太靠近也会离一般群众愈来愈远。」彦瑜在运动刚开始时自製服贸资讯传单,动机是平衡资讯落差:「因为我一直觉得『知情』就会让人更有改变的可能。同样的,E 论坛也是在做一样的事情──就是让更多人看到现场。我觉得说要『改变社会』好像太了不起了,记者一直都没有这幺了不起,但就是怎幺样让更多人看到、了解你们在抗议什幺。」

后来陆续加入 E 论坛团队的台大新闻所吴沛绮与政大新闻所陈芛薇,也有相似感受;芛薇认为,大家的出发点很单纯,就是透过新闻发挥影响力,完全没有想要从这件事情获得任何利益:「我相信新闻和单纯发一个动态有所差别。因为我们所学是新闻,所以想用新闻的方式出一份力。新闻是一个观点,是经过整理的讯息。但我们做的也不是一份工作,于是和主流媒体不同、也和公民不同。」沛绮则说,从一个新闻传播学系的学生,到主动成为一个记者,其实是对自身无力感的突破:「 318 占领立法院行动对很多人来说是政治啓蒙,那对我来说,其实就是一个『我能为这个社会做什幺』的初衷。当我知道採访这一块是欠缺的,我就起来做,这就是从零到一的实践。」

另外,有 E 论坛记者加入团队的动机,是渴望与家人互相理解沟通。例如,服贸协议对于一名记者家中的事业大有帮助,他就曾说:「服贸对我家人的事业并不是件坏事,步出家门就像否定了他们让我生活更好的种种努力。但程序黑箱或是广告业的开放与我信仰的并不相同,我没有被理解而且执意出门,一脚踩破家里和谐那瞬间,感觉非常糟糕难受。」也有记者接到父母亲的来电:「你不要跟那些人一起乱,电视上说那群人已经丧失理智。」希望自己的小孩不要前往现场採访或静坐。

报导过程中,许多记者经历了如是与家人间价值观的摩擦,但是基于自身对议题的理念,加上和其他记者伙伴的深谈,让这些记者的态度转趋积极,更有动力做点不同的事。于是,带着不被家人理解的複杂心情持续做新闻,尝试沟通,希望透过这些採访,让家人对整起运动有更多元的资讯接收管道,不再完全受主流媒体主导。他们坚持自我信念的同时,心繫的仍是家人,有位成员是这幺说的:「我只是希望,能让父亲看见事件的全貌,并以我为荣。」

现任风传媒总主笔的夏珍,曾受邀到台大新闻所课堂演讲,她分享自身初出茅庐进入新闻界,便碰上历史迎面而来──野百合学运。她说,正因身处新闻现场,「成为为历史翻页的人」的感觉太强烈,就是她走过二十余年新闻生涯,仍能维持热情的原因。

三月十八日随同抗议民众进入立法院的筱婷和婷忆,也正是上述这场演讲的听众,筱婷谈及那个令人难忘的立法院之夜:「在兵荒马乱的新闻现场,我记得的是和婷忆的一次小对话,那时我们都很累了,所以有一搭没一搭地讲着,婷忆提到夏珍老师之前在课堂上的演讲,然后转过头笑着对我说,『欸,我们也是帮历史翻页的人。』虽然不知道之后事态会如何发展,也还不知道未来会如何看待这段历史,但当下听到这句话的我突然就不累了。」

二十二天的现场採访,气氛总是紧绷或者混乱,大家心中也曾疑惑、迟疑或害怕。但我们晓得,今天的新闻,就是明天的历史,因此处理新闻时丝毫不敢懈怠。关心社会的方式多种多样,我们选择以所学贡献社会。在这样的现场,我们并不是参与者,而是记者,从运动的最初到最后,我们始终不忘。带着这样的心情,慎重下笔,因着在历史的洪流中,我们希望做台湾人的记者,这个信念,也会是我们未来继续走下去的动力。我们期许自己,以新闻人的角色,做为历史翻页的人。

◎本文摘自《街头守门人:台大新闻E论坛反黑箱服贸运动报导纪实》

《街头守门人》 from Readmoo电子书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Eddy Huang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