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中心测评 >2014香港书展年度作家:董启章 >

2014香港书展年度作家:董启章

2014香港书展年度作家:董启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Chris Zielecki

香港书展于昨天(7/16)揭幕,每个小时都有座谈与演讲,那是《繁花》的金宇澄,《複眼人》的吴明益,陈雪与黄碧云,发表新书的白先勇,九把刀与乔靖夫的签书会;作者读者出版人云集,不同的语言与腔口交换共同的世界经验,目不暇给的盛宴直排到下週二(7/22)。

这两天香港的天空是阴翳,庶乎午后雷阵雨将至,但文学向来是一烛微光。七一游行才没多久,今年书展邀请董启章担任年度作家,当是早先已敲定,却巧妙地回映港人的生活经验与世界意识。

董启章跟台湾有些渊源,主要是联合体系的文学奖拱出了他重要的三篇早期作品。〈安卓珍妮〉跟《双身》探索着性别与身体的分类和疆域,那是1990年代中期,同志、怪胎、酷儿等概念在台湾转世重生,董启章的作品找到一批读者,能够拿自己的身体与欲望与小说对照。1994年的〈少年神农〉说:「只是那一年仓颉造了文字,纍便开始老了」,诸如此类武断的句式与準因果关係,创造出行走洪荒的气魄。董启章初初被台湾读者认识,是这样既新又老的声腔。

2005年的《天工开物.栩栩如真》和2007年的《时间繁史.哑瓷之光》不但是字数恣肆,董启章从各式各样的物件切入香港,由物的流变推敲、琢磨着香港的文明疆域与认同边界。阅读这两部作品,需要耐性与沉着,然而,说真的,读者不一定会从中得到什幺,这就是文学的冒险面向。远洋航行哺育了「风险」的概念与计算风险定价的保险业,然而说到阅读的风险,顶多只有书评能分担少许。

如果不想一口气「搏下去」,不妨从「V城系列」入手。叶佳怡在Readmoo电子书的专栏「读字作梦」里,出入《梦华录》、《地图集》、《博物誌》、《繁盛录》,可供你实际上路前揣想一番。《地图集》抽象的程度高些,反而是对香港的状态比较直接的思考。《博物誌》对一般读者来说最亲和,篇幅短,幽默的文字会让你情不自禁想唸出来:

我是一只迷失的羊,我在寻找那命运中注定要把我吃掉的老虎。我在河边徜徉,展示我鲜美的肉体,引诱那在暗中闪灵的目光,来像箭一样把我穿透。果然在河的对岸出现了一头土老虎,纹色殷实,肌腱硕壮,正是我梦想中的好虎样。我扭摆肥臀,故作无知的情状,只见土老虎战战兢兢地涉足河水,一步一下沉,还未到河中央,已经融作一滩软泥。我好生失望,直瞅着泥浆随水流化去。

我是一只迷失的羊,我只不过盼望毁身于一头真正的老虎。难道连这也是个非分之想?

在评论方面,董启章曾结集《在世界中写作,为世界而写》,这个题名也是董启章作为香港书展年度作家所要阐述的价值。经作家打磨,在地的素材从不同观点望去都能映光,它便成了公共的事物,因为从不同立场都能看见不同面向。通过翻译,作品便加入了世界的行列,不同语言的使用者也能拿他们的生命经验,跟香港的人事物对照。台湾跟香港的语言障壁还不算高(黄碧云的《烈佬传》粤语入文甚多,google一下也就懂了),历史经验却多可相互借鑒。两地人口流动是个人层次,台湾三一八事件与香港佔中和七一游行等社会运动,彼此观看、交流,这是组织与切近的短时间层次。我们读董启章,不妨从「时间繁史」的长时段,从「借来的时空」入手,比较两地的殖民经验,此际与中国的纠葛,不妨参照去年的年度作家陈冠中。

好读深思的董启章,作品不容易读,至于会不会成为命中注定吃掉你的老虎,就看你毁身的盼望有多强。

Readmoo专栏作家叶佳怡,鉅细靡遗的写董启章的作品,欢迎收看!



     上一篇:
     下一篇: